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多样性是城市的天性——南京市栖霞区地摊经济发展现状调查

摆摊儿,一夜之间成了风口浪尖。自从国家放宽发展地摊经济的相关政策后,各家官方媒体发出大量专题报道,对当下热火朝天的地摊经济进行宣传推广,网友也在社交网络上掀起了热烈的讨论。然而,在这场风口下,地摊经济,到底缓解了多少危机,又究竟创造了哪些生机?2020年7月,为探究此议题,我们组成一支调研团队,以栖霞区三处外摆市集为例,利用暑期时间对南京市地摊经济发展现状展开了为期8天的实践调查。本项目由此基于社交媒体上地摊经济的相关舆情与栖霞区地摊经济的发展状况,线上和线下实践相结合,深入了解摊贩的生存现状,询问民众对摆地摊的看法,了解城管的管理条例,探究栖霞区发展地摊经济相关政策的落实情况并提出建议。
调查背景
2020年5月28日下午,李克强总理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幕后回答记者提问时提出,疫情过后民生为要,要保障困难群众和受疫情影响的新困难群众的基本民生。 随着两会释放“地摊经济”开放的信号,陆续我国已有27个城市设摆摊规范点来鼓励发展地摊经济。从5月开始,由城管、商务部门牵头,组织商家在不影响交通和环境秩序的前提下,南京规划设置了一批“外滩市集”。南京此次设置“外摆市集”的地点主要在特色步行街区、商业体外广场和开放式公园,最新名单共计57处,栖霞区共有3处,分别为仙林金鹰湖滨天地、迈皋桥万谷慧和马群招商花园城。
初步探索
预调研中,调研小分队主要是对上述三个区域的摆摊状况进行一个较为全面的调查,同时也对摊贩、路人、城市管理人员进行一定的采访与调查,包括问卷发布。总体上来讲,是为了针对实际情况,及时发现预先设定的调研计划中不恰当以及不完善的部分,为后续进行更好的调研做准备。
预调研发现,三个定点区域周边交通都十分便利,人流量大,发展地摊经济的条件基本具备。摊贩流动性强,摆摊时间与地点不固定,售卖的商品多为水果、小吃、日用品等,摊主多数是外来人员(基本上都来自安徽省,其他省份较少),而非南京本地人员。受疫情影响,摆摊现象比之前增多,但也只是暂时性的,长期的摊主都是已经摆摊很多年的了。在收入方面,对大多数人来讲,摆摊并不是家庭生活的唯一收入来源,摊贩的收入接近中等水平。
其中,马群招商花园城以及迈皋桥万谷慧的流动摊贩相对较多,仙林金鹰湖滨天地的流动摊贩几乎没有,可见理想与现实还是存在一定差距的。无论是流动摊贩还是固定摊贩,都会对周边环境造成一定的影响,但流动摊贩比固定摊贩要严重一些。预调研发现,地摊经济受到一定的疫情影响,但这种影响只是暂时性的,趋向于“三分钟热度”,大部分仍旧是有几年甚至几十年摆摊经验的人。可见,要推进地摊经济的发展,仍旧有许多的挑战摆在面前。
深度专访
通过预调研后,团队有针对性地选择了几位具有典型代表性的采访对象。从路人到摊主,再到街道城管,团队尽可能地接触到多种类采访人群,从而加深对他们的了解。针对不同采访对象,我们也为他们“量身定制”了相应的采访问题;同时,我们也进行了拍摄记录,最终圆满完成访谈。这几位专访人物分别是:迈皋桥卖桃徐大叔、有多年商场经营经验转行摆摊的李大叔、三江学院夜市街摆摊王大叔以及新街口丹凤街街道城管。其中,在征求同意后,我们还跟随三江学院夜市摆摊王大叔展开了长达一天的拍摄记录,从食材准备、制作到出摊收摊,用镜头捕捉地摊经济下摊贩们最真实的生活图像。  
对比调查
在地摊经济兴起之前,南京早就有了辉煌的地摊文化。随着现代化建设的不断推进,南京街道管理工作也在逐步完善,部分流动摊位逐渐被取缔,现存的地摊集市基本上都经过统一规范管理。相比之下,栖霞区仍然是较为年轻的摆摊点。通过前期的详细调查,我们发现栖霞区在管理和宣传方面都存在着欠缺之处。为了栖霞区摆摊处能够更好地发展,团队选取了南京市内拥有较久历史的两处知名地摊集市(三江学院小吃街以及新街口丹凤街夜市)进行对比调查,从而有针对性地对栖霞区现存的问题提出相应的建议。
调查总结
城市由钢筋混凝土建造而成,但城市从来不是无机物,它是人们生活聚居的产物。这就意味着城市注定是有多元价值的。《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中作家简·雅各布斯也强调“多样性是城市的天性。”对“地摊经济”采取一刀切的做法以追求城市所谓的干净整齐,其实是城市管理者的一种行政偷懒。而再一次开放“地摊经济”其实际上展现的是我国行政管理的再一次进步,也再次明确了我国城市是人民的城市这一以人为本的行政方针。各地政府积极响应出台地摊政策值得我们点赞,但是否能够落实到位,怎样能够真正地帮助到低收入人群,为大街小巷的经济复苏“再添一把火”,还需要相关管理部门和人员的进一步探究。

马群招商花园城

马群招商花园城
打赏鼓励一下!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HOT • 推荐